欢迎访问90后文学网

棉花,娘花

作者:高山流水121212 来源: 时间:2013-11-02 阅读: 字体: 在线投稿
               我的家乡是贫瘠的鲁北平原,没有什么特产,年年岁岁以土地赖以生存。故乡有一条马颊河,像一条白色的绸带蜿蜒而来,默默不停息的流水如一个沧桑老人,见证了家乡的兴衰哀乐,成为家乡屋顶上的袅袅炊烟,勾起我魂牵梦绕的往事。
  家乡的土地虽贫瘠,但是适合棉花的生长,棉花抗旱耐涝,就像勤劳朴实的家乡的老农,只要有点阳光和水分,就会茁壮地成长。
  小的时候,家乡的田野是一大片一大片一望无际的棉田,秋收季节,那白色的棉絮就像白色的大海,似千树万树梨花开,那样的景色只有画上才会有的。
  家乡的人们管棉花叫娘花,直到现在我还闹不明白,为什么管棉花叫做娘花,去年回家乡,见到了白发苍苍的姥姥正在为我絮棉袄,我第一次向姥姥提出了这个看是很无聊的问题,哪知姥姥淡淡一笑,轻轻说了一句,棉花,本来就是娘的花啊!我一下顿悟了,是啊,棉花,洁白柔软如娘的肌肤,温暖厚实如娘的怀抱,朴实无华又如娘的品质,棉花,从一出生就与娘有关,从棉籽埋进土里,到拱出嫩芽,再到分蘖、打岔。灭顶芯,哪一项会离开母亲的手呢?棉花,娘花,是属于母亲的花。
  一粒棉籽入土,等于植下了母亲一年的希望,以后的日子,那出土的一棵棵稚嫩的幼苗成了母亲唯一的希望,锄草、施肥、打药,这一系列的活儿,自然落到了母亲身上,随着小苗的一点一点长大,更多的活儿也全是召唤着母亲,打岔、灭顶芯,捉虫子……从春天到秋天,棉花地里都是母亲忙碌的身影。听母亲说,一株棉花从种到收,要穿越大半年的时光,两次开花。
  第一次是乳白色的花开出来后,接受了阳光的爱抚,慢慢变成粉红色——红色——紫色——暗褐色。同一朵花,经风历雨,五彩缤纷,就像母亲的一生。洁白中略带粉色,那是年轻母亲的面庞;风吹日晒,中年母亲的皮肤变的紫红了,就像阳光下盛开的花朵;长年劳作,老年的母亲身枯色衰,面呈暗褐,多像那吐完棉絮古铜色的棉花柴啊。
  而最后的开花则是热烈地绽放。她胀大膨松开来,那么饱满,那么温存,白花花的棉花桃子云霞一样绽放的时候,就是母亲的节日,母亲这个时候格外的喜欢,戴上套袖,扎上碎花围裙,两只灵巧的手上下翻飞,把那些可爱的小东西摘下来,带回家,在炕角堆成一个小小的棉山,然后,把大部分的棉花卖掉,留下来的放进包里,用小推车送到棉坊,弹成柔软的阳子,为我们做御冬的棉袄棉裤。
  故乡的冬天,总是来得很突然,还没有领悟到秋天的壮美和美丽,落叶就像一只只黄蝴蝶翩翩随风飞舞,这个时候便意味着冬天已经离我们不远了,母亲就开始赶着缝制全家的棉衣、棉裤,从衣柜里搬出棉被来,棉温暖而洁白,如同母亲的气息一样。母亲会变着法子,把阳子给我们兄妹五个做成各式各样的御寒用品:被褥、棉鞋、棉裤、棉袄等。我们家孩子多,父亲又常年不在家,每当棉花收下来后,母亲就成了最繁忙的人了。母亲把所有的工具都派上用场:纺车、织布机、针线簸箩等等,在多个遥远的夜里,我醒来,听见外面的秋风刮着窗棂,已经洗过的棉被散发着清冽的味道,母亲还在如豆的灯光下转动纺车,看母亲纺线成为小时候我最美丽的一道风景。母亲变戏法一样,将那一条条的阳子弹成布吉,拽成一根根细细的线,尖尖的腚杆轴呼呼转着,犹如一支美丽的乐曲。母亲的一只手摇着纺车,一只手扯着阳子,阳子由粗变细,生成两头尖尖,中间肥大的穗子。有月亮的夜晚,母亲清瘦的身影被月光拉得格外长,灵巧的手在上下翻飞,像是夜里的一幅美丽的窗花。然后我接着安然地睡去,第二天早上穿上母亲摆在床头的新棉衣,温暖就瞬间包裹住了我,如同小时候母亲把我抱在怀里那般,这时候母亲又在厨房里给我们烙饼了……年年月月,母亲和棉一直温暖着我度过了无数个寒冬。
  童年时关于棉花最深的记忆就是母亲做的棉袄了。那时家里穷,即使是过年也很少能穿上集市上买来的成衣,于是母亲做的新棉袄常常就成了我们过年时的新衣。母亲做的棉袄不仅合身而且很好看,花花的面儿,软软的里儿,加上精细的针线活,穿在身上感觉即使在寒冬腊月里身上也温暖如春。
  长大以后去了县城就读,很长时间才回家一次。每当寒冬如期而至的时候,母亲便会步行十几里路给我送去两双厚厚的棉被。每次打开包袱的时候,每每还能闻到棉花里藏着的浓浓的阳光的味道,我知道那常常是母亲精心选了好几个晴天才晒得那样的。
  随着几个姐姐渐渐长大,母亲开始积攒更多的棉花,姐姐出嫁时,母亲为姐姐陪送了十铺十盖,被褥越多,说明对孩子的爱越厚实。为此母亲在人前人后挣足了面子
  我结婚的时候,母亲虽然已经60多岁了,但她仍然用攒下的棉花亲手为我们做了十双棉被。十个年头过去了,这些棉被还是那么的暖意融融,一如母亲绵绵的爱,在岁月的风霜雨雪中温暖着我的心。
    说也奇怪,最近老了的母亲,又不嫌麻烦的种了半亩地的棉花,说是用来给孩子做棉衣。母亲总是说现在的什么鸭绒被太空被什么的,就是有个好名声,其实一点也赶不上自己缝制的棉被暖和厚实,于是,每到冬天来临的时候,几双小棉鞋、几套棉衣便成了母亲来城必带的东西。每当看到女儿穿着花花的棉衣的可爱模样,摸着那双无论在怎样的寒冷里都热乎乎的小脚,我的心里总会禁不住的升腾起阵阵暖流。
  岁月如梭,不知不觉间,母亲老了。直挺的身躯开始佝偻,母亲的一生犹如棉壳里的棉花,绽放着耀眼的花白,剩下的是干枯的娘花柴。在曾经苦难的岁月里,母亲用一季季的棉花支撑着整个家庭,那起早贪黑的棉花地里的辛苦劳作,最终都化作了儿女身上的棉衣棉被、生活中的酱醋油盐!这不就是母爱吗?棉花般的温暖、纯洁和无私,不言劳苦,不求回报,为了儿女、为了家庭,心甘情愿地耗尽平生。
  母爱如棉,安安静静,默默无闻;母爱如棉,贴身贴心,厚实温存。棉花,娘花,母亲的花,一直温暖着我的心,温暖所有游子的心灵。


    标签:
    广告位